中山护士抗疫日记:工作12小时后,喝到战友送的鸡汤,鼻子酸酸

南都讯 记者侯玉晓 通讯员李娜“我们必须像战士一样,急行军才能跟病毒抢时间。”王仁坤说。南都记者从中山市中医院了解到,该院四名逆行者奔赴湖北疫情防控一线,分别是:副主任医生傅进艺、副主任护师熊彩霞、呼…

南都讯 记者侯玉晓 通讯员李娜“我们必须像战士一样,急行军才能跟病毒抢时间。”王仁坤说。南都记者从中山市中医院了解到,该院四名逆行者奔赴湖北疫情防控一线,分别是:副主任医生傅进艺、副主任护师熊彩霞、呼吸科医护骨干刘佩护士、ICU护士王仁坤。2月11日早上7点,中医院的四位战士集结完毕,先后与市队、省队集合,登机后直奔湖北宜昌,落地未做停留,于12日凌晨2点直达荆州。

2月16日,王仁坤写下了《抗疫战地日记》,记录了“抗疫经历”。日记如下:

抗疫战地日记

――中山市中医院王仁坤

2月16号日记 荆州松滋晴

今天,是开科第一天。我原本今天是夜班,想着去看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,于是和大家一起早上8点在酒店集合,陪同白班的战友们一起前往重新组建的科室。这个新病区,将用于定点收治荆州松滋新冠肺炎的危重患者。

早上进行完各项任务部署后,战友们各司其职,调试抢救仪器设备等工作,大家迅速进入临战状态。突然我发现有个可以再完善的地方,如果能在脱防护服的第一缓冲间内安装监控设备,通过手机终端实时观看队员在脱防护的过程,就能很好的起到监督与提醒的作用,还好有热心网友远程帮我们解决了这个技术难题。

12:55分,第一例患者从松滋市第一人民医院转入新病区,紧接着是第二个。第三个,是个危重病人。随着病人陆续进入新改建的病区,战友们开始忙碌起来了。病房里不断传出,“病人需要高流量吸氧”,“需要无创辅助通气”,“血压低”等。

看着人手实在紧张,负责医疗队护理工作的王野说:“坤哥你进去帮下忙吧”。于是我立刻进入更衣室,换衣服,拿好防护服、防护眼镜、口罩、帽子等战略物资,前往第一缓冲间穿戴防护用品,做完自我检查后,请当地人民医院的杨文主任给我再次检查,手消完,迅速进入感染病区。

“坤哥5床需要高流量机,我们没用过,”“好,我去把机子推过来”。“坤哥刚才医生和那个阿姨说了,她不想用害怕,可她鼻导管高流量吸氧下SPO2是93%”。看着阿姨焦虑的眼神,我和她交流起来。“阿姨呀您现在有没有哪里不舒服,有没有觉得憋气,呼吸费力呀?”“好像有一点,”阿姨说道。“中午吃饭了吗?”“没吃多少不想吃,我儿子也在这里住院,他也是这里的医生,之前在武汉进修,被感染上了,回来后我们一家都被感染了”。“哦那你儿子叫什么名字?”“我儿子叫xxx”。“嗯好我一会有时间去看下他,您现在用这个吸氧呢不能满足您的用氧需要,医生想给你用另外一种高流量的,也是从鼻子这里吸的,不会有什么痛苦,这样的话对你目前的情况会有帮助的。”阿姨点了点头。

简单的交流后,阿姨的情绪放松了很多。接上设备后调整参数,SPO2上升至98%,我立刻与队友交代设备调试。

“坤哥64床的脉氧出不来,您帮我去换一台心监”,“好”手消后,我立刻来到64床旁,是一位满脸胡须的阿叔,淡漠的表情,呼之不应的状态,我立刻为病人更换心监,配合医生建立中心静脉导管。在协助的过程中,患者的面部直对着我,我甚至能感觉到他呼出的气体从我的面屏旁边经过,我下意识的将我的头偏向一侧,还好我们的医生动作娴熟,很快就完成中心静脉导管植入。

我院傅进艺医生负责指挥病人的抢救与协调,经过团队的配合,病人的各项指标均有所好转,走出病房一看时间已经是18:11分了。请示领导后我先撤出隔离病房,晚上10点还要接班,在等待脱防护服的过程中,余光看到我的防护眼罩里有大量水滴,背后也慢慢的开始有点凉了。

脱防护服的过程,在小榄医院院感科强哥的监控指导下完成。顺利脱下防护服,期间音频中不断传来,“坤哥要手消……坤哥要脱手套了……慢慢来不急,”很有节奏的提醒着,脱防护服大概用了10分钟的时间。

冲完凉回到酒店大概是20:30分左右,走到房间门口发现我的小凳子上放了一个保温壶,一问是我们中医院彩霞姐为我们准备的。打开一看是鸡汤,还是热的,顿时觉得很温暖,鼻子里有点酸酸的,这就是“战友情”。

走进房间,接到护理负责同志王野的通知,“坤哥你今天晚上10点的夜班先不用上了,我安排了其他休息的队员来顶替你的位置,你刚下班再进去会受不了的。”顿时,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,才感觉真的有点累了,冲完凉,躺在床上,回忆着今天所有的工作细节,不知不觉睡着了。